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一个女人的一夜情
一个女人的一夜情
婉儿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友。几天前忽然约我吃饭,这还真是少有的事。

在一个不大但很舒服的小餐馆里,我看到了婉儿,数日不见竟憔悴了许多,以往美丽的大眼睛显得更大了,但
有少许的迷茫,少许的忧伤,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婉儿点了两样小菜,竟要了白酒,我很吃惊,但没去阻拦,因为这是我们相识以来她第一次有这种举动,我知
道有时人是需要发泄的,也许这样会好些。

倒上酒,婉儿就喝了一大口,我知道她没有酒量,就说:「婉儿,有什么事就说出来。」

她直直的看着我,泪无声地流了下来……于是就有了下面这段文字。

「风,除了老公还爱过别的男人吗?」

「怎么说呢?世上的万物都是不停变化的,人的感情也一样,坦率的说,爱过,或者说有好感,但责任、道德
观念、理智等等等等又时时来束缚你,提醒你,所以人不是为所欲为的动物。」

「风,你相信吗?七天时间我就完成了爱的全过程。」

我一时语塞,婉儿端庄、贤惠、传统,从恋爱到结婚就用了七年时间,而这七天是怎么回事儿?

风,你肯定不会相信,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如同是梦,你知道我不是个很随便的女人。前一段在聊天室里认
识了一个叫『闲庭信步‘的男人,他让我感觉轻松、快乐,我们谈的很好,很开心,后来就上了QQ. 第二天他就说
对我有一种感觉,他等了好久的感觉,当时我只是感到吃惊,「不可能的,这么短的时间,又没见过?」

他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一定会努力去做的。」我被他的口气吓住了,同时也被他的执着和果断所吸
引,他告诉了我他的真实姓名和电话。

第三天晚上上来后他就说很想我,他看了我们的聊天记录,说我温柔、善良,一定是个好女人。我说网络上的
感觉是不真实的,再说我们都是过来人。他说他的感觉从来没错过,他是认真的。他向我要联系方式,不知道为什
么我竟给了他。

第四天上午就接到他发来的信息,看后很温暖的感觉,随后不经意间就会有他的短信,一天让我感动许多次。
晚上再看到他的时候似乎亲近了许多。正好有个出差的机会,但离他所在的H 市还有几百公里,于是我对他说,最
近我去Z 市出差,他忙说:「那到我这里来吧,我陪你玩玩,也让你看看我的真诚。」我说我只有一晚上,确切的
说是九个小时的时间,第二天还有任务。

「那我去接你。」

「Z 市到H 市需要多长时间?」

「开车四个多小时吧。」

「你太辛苦了,再说我还没做好见面的准备呢!」

「我一定去接你,见面还需要准备什么?一颗心还不够吗?」于是反复询问我出差的日期,到站的时间。原本
我只是想试试他,没想到他竟这样认真,反而让我不知所措。在他的苦苦追问下我告诉他就这两天,他马上发来几
个图片,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信任他,难道真的要去见他?

第五天他的短信一个接着一个,搅得我似乎感觉真的像在恋爱,真的是去见久别的恋人。晚上我没上QQ,关了
手机,我真的需要好好的想一想,是不是禁锢的太久了?为什么非但没有想出结果,反而有一种渴望?

第六天登上了火车,我打开了手机,于是一个个信息随着滴滴的声音接连不断,我知道一定是昨天让他着急了,
信息还没看完他的电话又打了进来,一个浑厚的夹杂少许嘶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很有磁性。他说他昨天等了好久,
基本一夜没睡,嗓子都哑了。原来嘶哑是因为……我忽然有一种感动,有一种冲动。

火车在缩短我们的距离,可我还是不知道见面是为了什么?见面会发生什么?心里有一种渴望又有一丝的担心。
我的火车是第七天的22点多到,他说他晚上17点出发。

「你一个人要开这么久还要走夜路,行吗?」

「没关系的,我只想快点见到你。如果方便就给我短信,免得我打瞌睡。」

我不敢发得太频,怕他分心,也不能间隔时间太长,怕他真的瞌睡。于是每隔20来分钟就给他发几个字,或是
个笑话,每次他都简单的回复,他也随时把他所在的方位告诉我,这种来来往往,让我有一种依恋,有一种期待。
第七天的21点多他就到了Z 市,他说在出站口等我。

列车准时到站了,在出站口我看到了他,虽然没有见过但我感觉是他,男人的果敢、坚毅都写在他的脸上,他
也径直朝我走来,很自然的握手,上车,吃夜宵,一切他都安排的很体贴、很温馨、很自然。

时间已是凌晨1 点了,余下的时间呢?也许就这样坐着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但我还是鬼使神差地接受了他的安
排,他说到房间里洗个澡,休息一下。我跟他走进了房间,房间里的一张双人床让我感到不舒服,柔和的灯光使人
觉得也许要有事情发生。

他说:「你不用担心,什么事都没有,一切都应该是自然的流露,我从不强迫女人做什么。」他的话多少让我
放松了许多,我走进浴室开始洗去一身的尘土,顺便输理一下凌乱的思绪。

灯光下镜子里的那个女人是我吗?匀称的身材,翘起的臀,挺起的胸分明充满了一种渴望。我慢慢的洗,想洗
去时间,因为我不知道洗完了会干什么?也许不是不知道,只是还没想好。

这时镜子里出现了一个裸体的男人,他坚挺的向我走来,我是锁了门的啊?一时脑子一片空白。

他紧紧的抱住我,我已经没有了意识,没有了反抗,也许根本就不想反抗,当他蛮横的进入我身体的时候,我
瘫软如泥,任由他抱起我放在宽大的床上,我只感觉到身体被一次次的抽空,又一次次的被填满,,一种从未有过
的快感让我发出快乐的叫喊,体内像有一股奔流不息的泉水不断涌出,淹没了我自己,让我一阵阵的眩晕……当我
醒来的时候,看到身边陌生但又让我快乐的男人,一时不知所措。他的一支手压在我的身上,似乎我是他押下的赌
注,一脸心满意足地睡着。

他是我除了丈夫以外的唯一的男人,短短的七天就被他征服了,被他拿走了一个女人苦守的贞洁,泪无声的流
下,刚才的快感变成了一种耻辱。我跑到浴室使劲的冲洗我的全身……走出房间的时候,他仍在酣睡,我不想叫醒
他,甚至不想再看他。夜已经渐渐退去它的暧昧,天就要亮了,而心也许从此会变成黑夜,但一切能怨谁呢?不分
明曾是自己的渴望吗?

七点的时候他发来信息「对不起,睡得太沉了,你在哪?我什么不叫醒我?」我无言。

他又发:「我马上上路,一定要提醒我啊!我一开车就犯困。」我真的担心他有事,于是又不停的发信息给他。

回来后一直没有再联系,我想忘掉,就当是一个梦。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他的思念越来越清晰,我拼命地克制
自己,克制的结果是更深的痛楚。

风,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听完婉儿的讲述,心随着她的故事起伏着,短短的七天,一夜的情感——不,几个小时。可能吗?但我分明
看到婉儿眼里写满了爱、还有无奈和挣扎,我还是被感动了,谁能说这不是真情呢?最起码婉儿是。

但我实在无力去帮她,鼓励她去追寻这种爱?可她有丈夫孩子啊,劝慰她放弃?语言已苍白。

我只能说:「人不能拥有所爱的一切,但应爱你所拥有的一切……」

也许我不该把朋友对我的信任落于笔端,但我有一种情绪,让我不能不写出来,写给婉儿及所有和婉儿一样的
女人。

就在我写完这些文字的时候,婉儿打来电话,是充满快乐的声音,她告诉我:「他有消息了,他说感觉依旧…
…」感受着婉儿的快乐我忽然也快乐起来,让我一时也难以判断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忽然开始怀疑写这篇东西的
初衷了。

我知道很难再说服婉儿,有时都说服不了自己。人有时也许和动物没有什么区别,骨子里就是动物,只是用理
智控制住了行动也许便成了人。

我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我知道天不会塌下来,但婉儿的天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