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凌辱场面
凌辱场面
虽然觉得很热,但唐老板还是对目前的状况十分满意。总部前的一片空地上是他专门用来对最难对付的俘虏行刑的地方。当年,就是在这里,就连有V国警界之花美誉的女刑警黄映澄也在他的酷刑下被迫招供,此后又被他用最残忍的手段活活地折磨致死。至今他还记得,当她那两颗精緻的乳头被锋利的钳刀割下时那淒厉的呻吟。有的时候,唐老板甚至会怀疑自己是否真正在意俘虏们的口供。至少对於被俘的女刑警,他宁可希望她们能够保持自己的坚强不屈,反抗得越久越好。他觉得,欣赏一个坚强的女刑警在他的酷刑之下痛苦地呻吟和挣扎,无疑是一种最佳的享受。空地的中央是座一米高、三米见方的石台。周围已经围满了唐老板的手下,人数至少也有五、六十人。唐老板和手下的两个歹徒站在拷问平台的边缘上,直视着正中。女刑警队长的手腕和脚踝都被绳索捆绑着,双臂高高地举过头顶,被吊在了半空中的横樑上,即便是像她那样有着高挑的身材和修长的双腿,依然必须踮着赤裸的玉脚才能勉强够到地面。灰色的连衣裙已经被撕破,上身的衣衫被拉扯到了腰间,杨清越的肩膀、乳房、身体、后背、腹部都袒露着。她的裙摆正面几乎完全被撕去了,露出了两条匀称的大腿和亮蓝色的内裤的下端。炙热无比的骄阳之下,女刑警队长的周围还生了好几堆火。因此即使是站在外侧的唐老板都感到了异常的炎热,处於火堆之中的杨清越则几乎要虚脱了。她的头部低垂着,凌乱的长发一缕缕地沾在了绝色的脸庞上,玉雪般的裸体上更是汗水淋漓。唐老板悠闲地欣赏着女刑警队长的裸体,在他看来,C国的女刑警不仅非常厉害,就连品貌也在V国的女刑警之上。就在一天前,他对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赵剑翎进行过裸体拷打。他承认,不论是赵剑翎还是杨清越,对他的吸引力都胜过了当初落入他手的V国警界之花,真正的比较只需要在赵剑翎和杨清越之间作出。论容貌,眼前的女刑警队长是唐老板所见过的女人中首屈一指的,她的成熟和英气也丝毫不比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的清纯和贞洁逊色;不过,若论身材的标緻,娇小的赵剑翎却比高挑颀长的杨清越更胜一筹。但即便如此,单独地进行绝对评价,女刑警队长的身材自然也是十分出色的。杨清越那丰盈的乳房犹如倒覆的瓷碗一般镶嵌在洁白无瑕的玉体上,闪烁着晶莹的光泽,红色的乳头犹如两颗红宝石般,吸引着男人的目光。和赵剑翎那细巧精緻的曲线不同,她的身材在协和中透露出成熟和健美,大腿和手臂的每一道弧线中都充满了力感。如果说无法从赵剑翎的裸体中看出她是一个身怀惊人武艺的少女,那么一看杨清越的身体,唐老板就能判断出她精於格斗,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不过不管女刑警队长的武艺有多么高强,赤裸着身体被捆绑着手脚的她已经不能对歹徒构成任何威胁了。她的左脸颊、左臂和两条大腿上各有一处淡青色的淤痕,唐老板知道,这些都来自於使杨清越失手被擒的那场激烈的搏斗。看着被俘的女刑警队长,唐老板只希望她的武艺越强就越好。杨清越愈是厉害,在折磨中能够给歹徒们带来的征服的乐趣和快感也就越多,拷问和审讯的挑战也就越大。一天前拷问赵剑翎的经历已经使唐老板对C国最优秀的女刑警有了清楚的认识,他知道,杨清越不会令他失望的。同时,他也希望这次能够挽回前一次的失败。女刑警队长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炎热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下被赤身裸体地吊绑了一个多小时,周围的火堆散发出的热量几乎烤得她几乎虚脱了。虽然杨清越必须坚定地支持下去,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能支持多久。汗水不断地从身体的各个部位渗出,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连视线也被汗水所模糊。在被押送时,杨清越已经从歹徒们的对话中得知唐老板是精於用刑之人,连赵剑翎都在强奸大会上被他折磨得几乎支持不住了。显然,歹徒对她和陈蓉的逃跑极度愤怒,因此她刚被歹徒们抓住,就遭到了这可怕的酷刑。最令女刑警队长感到羞耻的是,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剥得赤裸着身体。自从落入顾老三手中之后,她几乎一直处於被剥光的状态,这次终於找到机会侥倖逃脱,但穿着衣服的时间还不过几个小时又再度落入魔掌,衣服又被剥了下来。唐老板听着杨清越那粗重的喘息声,根据女刑警队长目前的状态,他知道烤火之刑已经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也不可能获得更大的进展。他一挥手,手下立刻接到了命令,上前将火堆熄灭了。杨清越只觉得来自周围的热浪消失了。唐老板走上前,一把托起女刑警队长的下巴,说道:“XX可是一个大城市啊,当年我也去过,还和国际刑警处的人打了一阵交道。杨队长可是XX市的大人物,想必听说过我的名字吧?”女刑警队长对歹徒怒目而视,道:“姓唐的,你这么臭名昭着,我们怎么会不知道。只要你有胆量到XX市去,警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唐老板冷笑道:“警方?国际刑警处我可是领教过了,被我抓了两个年轻的女刑警。她们刚被抓来的时候还挺硬气,不过随便用了一点刑马上就屈服了,先奸后杀,真是一大乐事。不会放过我,哼,就凭这些人?”杨清越嘲道:“你少猖狂,当年你那夥人被赵警官打得一败涂地,逃窜了几天,结果几乎全军覆没,还没到一年难道你就忘记了?”唐老板道:“赵剑翎倒的确是一个厉害人物。我曾经几次设下计划抓她,结果都没有成功,最后还在她手上吃了大亏。不过么,这个仇我也已经报了。昨天上午的强奸大会上,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赵警官被我奸得高潮迭起、浪叫阵阵,那才叫爽。哈哈哈!”杨清越勃然大怒,骂道:“畜生!你不得好死。赵警官已经脱险了,她迟早会来找你算帐的。”唐老板淫笑道:“找我算帐?她敢么?我倒希望她再来找我算帐。这里黑道的势力这么庞大,只要赵警官敢来,虽然她武艺高强、智计过人,还是会被我们生擒活捉。赵警官无论身材和气质都堪称极品,到时候把她的衣衫剥光,让我玩个过瘾……哈哈哈!”女刑警队长无比愤怒,却无言反驳,一时说不出话来。唐老板继续道:“像XX市这样的大城市,刑警大队长竟然是杨小姐这样的绝色佳人,真是令人感到意外啊。说实话,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杨队长这般美貌的女子。以杨队长的容貌身材,如果去拍电影,只怕一瞬间就能成为明星。”杨清越凛然道:“只有成为女刑警,才能打击你们这群邪恶的犯罪分子。让你们永生不得安宁,直到那伏法的一日。”唐老板道:“真是大义凛然,敬佩敬佩。为什么C国能出现如此优秀的女刑警呢?赵剑翎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国际刑警驻C国东南沿海办事处的负责人。我到过XX市,杨小姐的状况自然也很清楚。两年多以前,年仅24岁就成为了刑警大队长,此后也破获大案无数,剿灭过好几个黑道帮会,年轻有为啊。”杨清越轻蔑地说道:“只要有你们这样的人在,整个社会就不可能得到安定和太平。每一个刑警都是你的敌人,每一个刑警都以把最邪恶的歹徒绳之以法为荣,即使是以生命为代价,也不会放过你的。”唐老板道:“你是我们黑道的大敌,大家都知道。不过大名鼎鼎的杨队长是抓歹徒的,怎么反倒是光着身子被绑着落在了歹徒的手里?难道杨队长就是这样抓歹徒的?哈哈哈!”女刑警队长又羞又怒,骂道:“卑鄙!既然已经被你擒住了,你要打就打,要杀就杀,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都不会屈服的。除了凌辱女人,你还有什么本事?”唐老板道:“杨队长,我只是想告诉你,在XX市你是刑警大队长,在这里你只是一个女俘虏。从你被顾老三擒住带离XX市的那一刻开始,你就不要再想着能回到那里。聪明的,就老老实实地说出来,陈蓉警官的逃到哪里去了?周老大的密码是什么?谁会来把赵剑翎救走?”杨清越冷笑道:“哼哼,威胁的话我也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赵警官不是脱险了么?陈蓉不也脱险了么?比不用指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消息。”唐老板道:“逃走了又能怎么样?现在V国的黑道中至少有一半的人在追捕她们。赵剑翎和陈蓉在V国得不到其他的支持,早晚会被抓回来。谁不知道杨队长智勇双全,谋略和武艺那么出色,不是照样被我擒住,剥光衣服绑在这里示众吗?你不招供,我自有办法让你招供。刚才的火只是让你热身用的。来人,准备用刑!”唐老板的两个手下一人手持了一根棍子。身为XX市的刑警大队长,杨清越当然清楚这是什么,歹徒们手中拿的是电棍。唐老板则右手持着一条皮鞭,浸入了边上的一个水桶之中。在动手之前,唐老板伸出了空闲的左手,轻轻地抚摸着女刑警队长那挺拔的乳房,道:“杨队长,很高兴今天能对你这般美貌的女刑警用刑。我的用刑手段十分厉害,你一定挺不下去的。一旦支持不住,就尽快招供吧。哈哈哈!”说完,唐老板的手指在女刑警队长的乳头上重重地掐了一把,只见杨清越在刺激之下眉头微微一皱,但紧咬着牙关不出一声。男人转到女刑警队长的身后,作了一个用刑的手势。一名歹徒手中的电棍顿时探了出来,杨清越被吊绑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电棍的逼近,却无法闪躲。围观的歹徒们只看到女刑警队长那红艳的乳头处猛然闪过了蓝色的光芒,一声淒厉的惨叫随之响起,雪白的裸体在剧烈的抽搐之下顿时向后一弓。“啊……”就在杨清越的身体产生抽搐的一瞬间,唐老板手中的皮鞭重重地落在了她那光洁的玉背上。“啪”的声音响起,女刑警队长在遭到了电击乳尖的剧烈刺激之下本能的反应却在瞬间落到了皮鞭的抽打之中,她只能加倍地感受到痛苦。即使是落在顾老三的手中被拷打了不知多少次,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般可怕的情景。“啊!”在遭到电击之后的呻吟似乎才刚开始,又被另一声痛苦的呻吟所掩盖。杨清越那白玉般的背肌上顿时出现了斜着的一道暗红色的鞭痕。她只觉得背后剧烈的疼痛之中夹杂着一种似乎在被火烧及的炙热,才知道先前歹徒的皮鞭是浸在盐水之中,盐水一沾及伤口,顿时就对痛神经产生了更可怕的伤害。事实上,唐老板的用刑一直遵循着这一简单的原则,即让受刑人在在试图渲泄第一轮痛苦之时加以能够阻止痛苦渲泄的新的折磨,使得痛苦得以成倍地增长而没有任何减轻的趋势。一天前对赵剑翎的严刑拷打和现在对杨清越的用刑都有异曲同工之处。“怎么样,杨队长?被我拷打的滋味不好受吧。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如果你不说出我们想要知道的,那接下去可就有你受的了。”杨清越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啊!”电棍再度击在了她的胸尖上,女刑警队长的身体又是向后一挺,唐老板则不失时机地抽了一鞭。她的身体在鞭打之下痛苦地向前微晃,却又遭到了新的一次电击。“啊……啊!啊……啊!啊……啊!”女刑警队长在电击和鞭打之下痛苦地呻吟着。她终於明白了为什么以前被擒的女国际刑警会屈服、而即使是赵剑翎这样的最精锐的女警官也在唐老板的严刑拷打之下险些支持不住的原因。唐老板的确是用刑的高手,能将各种酷刑的威力发挥到了极限。杨清越坚强地支撑着,她的裸体在电刑的刺激和皮鞭的拷打下,不停地挣扎和扭动,大声的呻吟在这丛林之中回荡着。她的乳头早就在电击之下坚硬地挺立着,白皙的后背出现了一道道醒目的鞭痕。女刑警队长就这样被前所未遇的痛苦所吞噬。************“唔……”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只觉得头脑发胀,从似乎是极其漫长的昏睡之中醒来。瞬间,她就惊呆了,赵剑翎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丝不挂地躺在了一张大床上。她想要移动自己的手臂,却发现上身被绳索牢牢地反绑着,根本无法动弹,她想要移动自己的双腿,但发现脚踝也被绳索绑在了两侧的床角。女警官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全裸着被人以如此屈辱的姿势捆绑着。视线所及之处,就在不远处的椅子上,还放着被剥下来的衣裤。同时,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阴部隐隐生痛,显然已经被人奸污了。赵剑翎努力地思索着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喝了一杯阮云天递来的热茶,随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精锐的女警官马上就想到了茶中一定被放入了迷药。如果不是被药力迷倒,男人剥光她和强奸她的时候,一定会将她惊醒的。顿时,赵剑翎感到了无比的愤怒。阮云天的形象一次次在脑海中闪现,她万万没有料到,典狱长竟然敢将她迷奸。回想起短短两天内发生的一切,在强奸大会上被无数歹徒蹂躏,在胡济东那里不慎吸入了一种能够使力量消失的香气,以致於被他强奸,被杜仲俊的团伙活擒遭到凌辱和强暴,被阮云天迷奸,女警官才真正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助。的确,在V国L市,无法得到来自各方的支持,她不仅在和歹徒们的较量中处於绝对的劣势,就连她所寄希望倚靠的胡济东和阮云天都敢打她的主意。如果是在C国,这简直是不可想像的,但一切都已经发生。女警官奋力地挣扎了一阵,无论如何,经过了长时间的昏睡,她的体力已经恢复了八、九成。但是绳索捆绑得很紧,除了能够使得整个上身出现小范围的移动,她既无法摆脱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的局面,也无法挪动被捆绑的一双赤足,反倒是双腿挣扎时绳索深深地陷入了脚踝之中,引发了阵阵疼痛。赵剑翎平静了下来,既然无法摆脱绳索的捆绑,只能等待其他机会。过了一阵,房门打开了。只见阮云天带着几个狱警走了进来。那几个狱警以前当然没有见过赵剑翎的裸体,此刻目光顿时全部集中在了她那完美无缺的身体上,贪婪地窥视着那纤秀的赤脚、修长的双腿、阴毛稀疏的阴部、细巧的腰部、尖挺的乳峰,双眼中射出了无穷的欲火。典狱长悠闲地笑道:“赵警官,你终於醒了,这一觉睡得可好吧?”赵剑翎怒道:“阮云天,真没有想到你是这种禽兽不如的人,我真是看错了你!”阮云天道:“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只是赵警官对我了解得太少而已。L市的警方,没有哪个人是正义而清白的。这里离黑道帮会聚集的那块地方这么近,整天都会有很多黑道中人出没,时常有人会送些好东西给警方的人。就以这个监狱而言,即使是穷凶极恶的罪犯,只要能够用足够的好处打通我这条路,就能在监狱中美满地生活着。这样对大家都好,你说呢?”赵剑翎怒道:“无耻的败类!在你这种人的心目中根本就没有‘正义’这两个字。你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对警察这一职业的最大的污辱。”阮云天道:“这只是赵警官你的想法而已。赵警官是国际刑警中的精英,自然对我们这样的人看不入眼。但你要知道,像我们这样的警察,一生中既缺乏明确的追求,又没有足够的钱供我们享受,那也只好另辟新径了。”女警官厉声道:“所以你就能让那些犯下滔天恶行、应遭受最严厉的惩罚的囚犯在你这里过着天堂般的生活么?你对得起那些受害的人么?你对得起那些为了追捕这些歹徒付出了重大代价的刑警么?你对得起那些把歹徒送入监狱的法官么?”阮云天道:“赵警官,总而言之,你和我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不过说句实话,像赵警官这样刑警中的精英,我十分敬佩和倾慕。何况赵警官又如此清纯圣洁、令人心动,如果你能够嫁给我,我可以为了你而改变我自己。”赵剑翎没有想到阮云天竟然说出这种话来,她虽然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却也不知道在目前的情况下该说什么,只能骂道:“你这畜生!快放开我。”典狱长继续道:“赵警官的武艺实在太厉害,不把你牢牢地捆绑着我实在不放心,不过赵警官不用担心,只要你愿意嫁给我,我一定立刻对你待如上宾。你看怎样?”赵剑翎道:“无耻之徒!你简直是在做梦。”阮云天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了,他走上前,坐到了床边,道:“赵警官,我劝你再仔细考虑考虑,你要是从了我,眼前就可以得到很多的好处。刚才我在外面走了一圈,发现好像整个L市的黑道中人都在搜索你的下落。在这里,任凭你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得不到任何帮助,面对如此庞大的黑道势力,难道你应付得了?”赵剑翎道:“不管我是否应付得了,也不需要你这样的败类来帮助。”阮云天冷笑道:“你别忘了,原先你就是来找我帮忙的。之前你还被杜仲俊活生生地擒住,至於他对你干了什么,只要看看你的内裤就知道了。”虽然赵剑翎又羞又愤,却也无法反驳,道:“你……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快放开我!”阮云天道:“哼哼!赵警官,你最好还是从了我吧,刚才我说的还只是第一个好处,至於第二个好处么,你自己想想就知道了。你那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已经被我看过、摸过了。既然我已经把你迷奸了,如果你不从我,你就不要寄希望能够离开这里。我可不打算有你这样一个将来会找我复仇的仇人。”赵剑翎目光转向了别处,再不说话。